对冲基金 乘“乱”沽空欧元遇阻 欧元低位反弹 ,外汇返佣网注册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没想到意大利政府组阁分歧,竟然如此迅速地演变成意大利主权债务风波,甚至被部分对冲基金视为新一轮欧债危机导火索。”一位对冲基金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随着5月29日意大利金融市场遭遇债股双杀,一波沽空欧元潮接踵而至。截至5月30日20时,欧元兑美元汇率徘徊在1.1630附近,较前一日收盘涨0.8%左右,隔夜盘中一度跌至2017年7月以来最低点1.1511。

  在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看来,欧元能从过去11个月低点反弹,并不是市场对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与主权债务风波的担忧得到缓解,而是越来越多金融机构认为美联储未来鹰派加息进程将因此放缓,令美元指数从隔夜年内高点95.01跌至94.30,成为对冲基金沽空欧元与意大利资产获利的“意外阻力”。

  芝加哥商交所(CME)的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最新交易数据显示,市场认为美联储6月后的加息概率降至76.3%,较前一周的90%迅速下滑。

  此外,30日意大利财政部成功发行17.5亿欧元5年期国债,22.5亿欧元10年期国债以及20亿欧元2025年到期的浮息债券,多少缓解市场对意大利国债惨烈抛售的顾虑,令欧元得到提振。

  “但是若意大利迟迟无法妥善解决政府组阁分歧导致债务问题不断发酵,很可能拖累整个欧洲再度陷入新一轮欧债危机。”Marc Chandler向记者直言。

  意大利央行行长兼欧央行委员Ignazio Visco在近日举行的意大利央行年度会议上警告称,意大利的高债务率可能将国家暴露在危险的信任危机中,但减少债务并没有捷径。

  “当前对冲基金正在密切评估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与债务风波,将对欧洲央行未来收紧货币政策步伐造成多大的影响。一旦市场意识到欧洲央行因此大幅放缓加息步伐,甚至远远慢于美联储,美元势必重获阶段性利差优势,触发新一轮沽空欧元潮涌。”对冲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师Aaron Kohli向记者分析说。

  沽空欧元手法曝光

  Marc Chandler坦言,在5月29日意大利股债市场遭遇双杀前,对冲基金并没有将沽空欧元“放在眼里”,他们更愿在新兴市场国家寻找沽空机会。

  然而,随着意大利总统拒绝持有欧元怀疑论的候选人出任财长、加之新总理因此拒绝上任,整个意大利金融市场顿时陷入动荡。

  5月29日,意大利2年期国债收益率在短短半小时内飙涨100个基点,一度触及1.912%,创2013年以来最高值;10年期意大利国债收益率更是跨过3%整数关口;受意大利国债遭遇抛售影响,当天意大利富时MIB指数开盘一度下跌逾3.3%,创下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意大利银行股指数则大幅低开3.4%,触及13个月新低。

  “这种景象与2011-2012年欧债危机爆发期间意大利资产被大举抛售状况相当类似,令对冲基金意识到营造欧债危机再起氛围进而沽空欧元的机会又来了。”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何况在他们看来,当前意大利金融动荡正处于风口浪尖,沽空欧元获利的胜算将远远高于买跌新兴市场货币。

  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注意到,不少对冲基金在外汇市场买跌欧元同时,还向国际经纪商借入大量西班牙葡萄牙等债务高企欧洲国家国债进行抛售,导致当天葡萄牙与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上涨27个基点与13.6个基点。

  “他们在制造火烧连营的景象,让市场感觉到金融市场对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与债务风波的担忧,已经蔓延到其他欧洲国家,从而引导资金迅速寻求美债美元避险。”这位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随着大量资金涌入美债令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跌破2.8%,触发美元指数一度上涨突破年内高点95整数关口,迫使欧元呈现自由落地式下跌。

  在他看来,这也是对冲基金乐于见到的局面。尤其是避险投资的活跃,令意大利/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差扩大至逾300个基点并创下2013年以来最高值,倒逼欧洲央行不得不放缓收紧货币政策步伐,从而令欧元失去利差收窄的优势。

  “2011-2012年欧债危机爆发期间,意大利/德国国债收益差一度超过400个基点,这也被众多全球投资机构视为衡量欧债危机爆发几率的主要参考指标之一。”对冲基金Oxford Economics宏观经济研究主管Gregory Daco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油价上涨与经济持续复苏令欧元区通胀压力有所回升,一度令整个金融市场对欧洲央行在9月结束2.55万亿欧元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充满期待;如今随着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与债务风波触发整个欧洲金融市场动荡,欧洲央行很可能转而倾向延长货币宽松政策渡过难关。

  然而,对冲基金的策略看似完美,却存在一个疏漏——随着避险资金涌入美债导致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3%一路跌破2.8%,令美元指数在95关口冲高回落,反而触发了欧元汇率触底反弹。

  潜伏获利者“浮出水面”

  随着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与债务风波突然发酵,一批潜伏至今收获高额回报的对冲基金开始浮出水面。

  据报道,对冲基金Discovery Capital Management与对冲基金Brevan Howard联合创始人Alan Howard个人运营的一只基金产品无疑是其中的大赢家。

  其中,对冲基金Brevan Howard联合创始人Alan Howard则通过押注意大利/德国国债收益差飙涨,在5月份获得7.5%正收益,今年以来收益达到13%,一跃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基金之一。

  “其实,通过沽空意大利国债与欧元获取高额回报的对冲基金相当多。”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从2016年年中意大利多家大型银行爆发坏账危机以来,包括桥水等大型对冲基金开始长期持有押注意大利国债收益率飙涨的头寸,等待意大利债务危机最终爆发。随着今年3月意大利大选出现“悬浮议会”令组阁风波始终笼罩金融市场,其中不少对冲基金进一步大幅加仓意大利国债、欧元与欧洲股票的空头头寸。

外汇返佣网注册

  他进一步透露,今年以来主要用于沽空的意大利国债借贷需求同比上升33%,达到约333亿美元规模,同期欧盟其他国家国债借贷需求仅仅上升5%。

  这背后,是对冲基金认为2016年意大利政府部门通过政府出资等方式暂时缓解了银行业坏账风波,但此举导致意大利整体债务率不断攀升。如今过高债务负担正引发意大利政党施政分歧加深,甚至有政党倾向“脱欧”解决债务负担,让他们看到意大利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正一触即发。

  意大利央行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意大利公共债务为2.3万亿欧元,债务率(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130%,是欧元区债务率第二高的国家。此外,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最新研究显示,意大利政府债务占意大利银行资产近20%,这是全球最高水平之一。

  “这意味着一旦意大利政府债务出现兑付问题,整个国家银行业将受到巨大冲击。”Marc Chandler直言。尤其是今年欧洲经济增长令欧洲央行加快收紧货币政策步伐的市场预期升温,这些对冲基金预感到欧元融资成本骤增将导致意大利偿债能力持续下滑,进而引发本国金融市场与银行业出现动荡。

  “如今意大利遭遇股债双杀并拖累欧元一度跌至过去11个月低点,某种程度让他们看到了收获的季节。”他认为。尽管美元指数回落令欧元赢得喘息机会,这并不意味着对冲基金顺势获利退出——只要意大利政府持续受困组阁斗争导致债务高企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沽空欧元将被他们视为年内最具吸引力的套利策略选项。